浙江温州“守”与“变”中拨开文旅业疫情阴霾

中新网北京9月24日电(记者 赵晔娇 童笑雨 李典)“我们这里有奇峰环绕的雁荡山、动静皆宜的瓯江、最美的山水诗—楠溪江、海山花园百岛洞头……欢迎大家有机会到温州来看看!”24日,诗画浙江文旅周暨2020浙江(北京)旅游交易会(以下简称“浙江文旅周”)上,浙江省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方喜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化身旅游“推介官”,如此推销自己的家乡。

“今年初,温州成为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但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我们的文旅业很快便从疫情阴霾中走出来了。”李方喜告诉记者,仅仅半年多时间,该地旅游已经恢复到95%左右,第三个季度有望超过2019年。

之所以能够快速“回血”,手艺人、从业者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谓之复苏内因。

早在2003年,为改变武汉“一城独大”的局面,湖北就确立“一主两副”发展战略,襄阳、宜昌被列为“省域副中心城市”。

而对非省会城市来说,与强省会相伴而生的问题是,随着市场要素和政策资源向省会转移,将进一步削弱其竞争优势,增加被虹吸概率。

日前,《求是》杂志刊发的高层重磅文章《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指出,中西部有条件的省区,要有意识地培育多个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独大”的弊端。

随即,温州部分景区迎来了接待小高峰,中高品质民宿甚至重现了“一床难求”的现象。“如果不提前两三个月预订,游客根本订不到民宿。”李方喜言语间,透露出对乡村旅游发展充满信心。

有分析指出,江西已经从“一主两副”格局,朝南北“双核发展”趋势转变。

坚守之外,“迎难思变”的故事也尤为动人。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文旅业的快速复苏无疑离不开提振市场的诸多举措。

“作为一个人口和经济大省,没有一定规模的经济副中心是不行的。一个还不够,两三个也不多。”西部大省四川在2018年也提出“一干多支”战略,鼓励和支持绵阳、德阳等7个区域中心城市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

连日来,伴随着数趟跨省旅游专列驶入温州,来自福建、上海等地的游客在瓯江之畔开启了多彩瓯越之旅……

不过,此后江西仅针对赣州出台专门支持政策,把赣州发展放在优先位置,举全省之力支持。

近年来,强省会时代来临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方面,在起步相对较晚的地区,若省会不能充分发挥引领作用,省域经济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省会过大,又不利于区域协同发展。

一直希望寻找“存在感”的江西,近年来做大省会的声量日益提高。去年5月,南昌被赋予“彰显省会担当”的重大使命。此后,南昌也提出对标杭州、成都、合肥等地,“加快做大做强做优大南昌都市圈”。

而温州的“思变”之路依旧未止。李方喜说,接下来,这座有山、有水、有海、有岛的温润之州将继续探索“线上旅游”等形式,张开怀抱,广迎八方宾客。

整个中西部地区,“一城独大”的省份中,省会城市与副中心城市或经济第二城相比,少则二三倍,多则五六倍。如果聚焦中部六省,这一比例也基本在2~3倍的水平。唯独江西,第一位南昌GDP仅为第二位赣州1.6倍。

譬如,在推动文旅产业转型升级中,温州以华东蓝色海洋观光度假游为主题,串联洞头列岛、南北麂列岛等海岛;打造苍南“168”黄金海岸线成为最美黄金海岸和滨海旅游度假胜地;运用直升机、水上飞机、地效飞行器等打造低空观海、观岛为主题的新型游览产品等。

这15个省份,基本位于中西部和东北地区。

非遗传承人展示黄杨木雕作品。赵晔娇 摄

其他省份中,武汉、合肥、郑州等强省会,常住人口基本均比副中心城市或经济第二城多出300到500万不等。长沙虽然曾以10万人以内的缺口不敌省内城市衡阳,但随着近年来省会吸引力一路提升,到2019年底,长沙常住人口已反超衡阳100万以上。

根据2019年公开数据,除四大直辖市外,省会GDP占到全省经济总量1/4以上的省份,已超过一半,总数多达15个,银川和长春首位度甚至已超50%。

以赣州自身实力衡量,中部六省中,赣州是唯一人口超过省会的副中心城市或经济第二城。数据显示,10年来,赣州常住人口一直比南昌多出300万以上。

在颐和园内的浙江文旅周展会上,踱步之间,一幅瓯绣作品上的狮像仿若复活,眉宇间尽显霸气。这件叫作《王者雄狮》的绣品是瓯绣历史上第一幅双面异色绣作品和双面异色异样绣作品,由温州“80后”小伙儿王施和其母亲—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瓯绣代表性传承人施成权共同创作。

为此,许多地方也在尝试通过培育省域副中心城市,寻找平衡。

在整个中部地区,江西经济相对落后;在江西省内,经济又一直呈现北强南弱格局。对江西来说,赣州这个副中心城市的崛起,显然至关重要。

赣州是江西省“南大门”,是全省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打开江西地图,如一张西望的侧面人像:南昌位于大脑正中,被省内其他地市环绕;赣州则占据人像颈部和下颌区域,与湖南、广东、福建接壤。

实际上,在培育“副中心”这件事上,江西起步很早。早在2005年,江西就提出“一主两副”发展战略:“一主”指省会南昌,“两副”则是九江和赣州。2016年,上饶又与九江和赣州一道,升格“省域副中心城市”。

所谓“副中心”,一般而言,指经济实力较周边地市强大,拥有独特的优势资源或产业,且与中心城市有一定距离、未来能够带动周边区域发展的大城市或特大城市。

据悉,此次活动由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宣传推广信息中心、浙江各市文化和旅游局、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承办,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颐和园管理处提供支持。(完)

温州苍南古城。李典 摄

不过,多年过去,放眼中西部诸省,在各个省会城市之外,一口叫得出的公认的副中心城市,仍然不多;如何在强省会基础上,打造出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结构,仍待破题。

近日,赣州宣布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目的正是“扩大城区人口规模、加快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进程”。但这“慢半拍”的一步,能否实现预期?被寄予厚望的赣州,能否担当“副中心”大任?

瓯绣《王者雄狮》。王施供图

另一个中部大省河南,在2012年国家批复的《中原经济区规划(2012-2020年)》中,也明确洛阳在中原经济区及河南发展格局中的“副中心城市”地位。

从省会首位度来看,2019年南昌GDP占江西全省22.6%。放眼全国,南昌之后,大多是省内经济和人口密度大、强城云立的东部省会,如福州、广州、南京、济南等。

“普通的刺绣以静态为主,我们的瓯绣则是有一种由静态转为动态的展现效果。”王施说,《王者雄狮》花费三年时间,经历一次次技术失败后,他设计出了双面的雄狮面孔与表情,母亲施成权则钻研出“藏”针法,终得雄狮。从1894年开始,正是这家四代人的传承与坚守,才有非遗瓯绣技艺的又一革新。

7月14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恢复跨省旅游的通知。温州结合自身实际,实施了《关于加快文旅创新发展激发文旅消费潜力的实施意见》,用24条具体举措,为当地文旅行业冲破疫情阴霾指明了方向。

3月份,温州便开始锚定发展特色乡村游,打包10条特色乡村游线路,推出包括送民宿订单中断保险、宿畅游安居险、农产品礼包和防疫物资礼包等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

与一众强省会相比,南昌存在感较弱。但换个思路,这也给了赣州打造“副中心”更多的机会。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曾指出,综合研究认为,“一市独大”的首位度最好不要超过30%。首位度过大不利于省域内的协调发展,省会城市过大会造成虹吸效应,对周边地区发展很不利。

坚守的故事同样发生在温州永嘉木雕非遗传承人胡忠放身上。“你看,这件姜子牙钓鱼的木雕作品根据木头的形状而来,表现出了那种怡然自得之感。”有着35年“雕龄”的胡忠放向记者介绍着自己的得意之作。面对此次疫情,他又拿起了刻刀,创作出《钟南山院士》木雕作品,用非遗力量鼓舞抗击疫情的斗志。

尤其在粤港澳大湾区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据地理位置之利的赣州,在承接粤港澳大湾区技术外溢和产业转移上,有着“近水楼台”的天然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