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惨了!单季血亏30多个亿市值蒸发359亿又一巨头“栽了”还要裁员近2000人

日前,美国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集团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0财年财报。财报显示,整个2020财年,集团净销售额为14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48.6亿美元下降4%。财报发布后,雅诗兰黛股价大跌近7%,市值蒸发约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9亿元)。

不过,相比化妆品巨头雅诗兰黛而言,两家奢侈品巨头的财报更加“惨不忍睹”!LVMH的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利润大跌68%至16.71亿欧元,净利润同比暴跌84%,仅为5.22亿欧元,公司CEO伯纳德·阿诺特首富宝座还没捂热就拱手让人。LVMH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Kering)也交出了一份类似的成绩单,集团净利润大跌53%至2.73亿欧元。

据央视财经报道,雅诗兰黛集团公布的财报指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财年第四季度净销售额为24.3亿美元,同比下降32%,亏损达4.5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7亿元),而上年同期录得净利润为1.58亿美元。

报告称,富士康仅仅建造了一个第六代小型LCD工厂,且没有投入生产的迹象。要知道,10.5代的大型LCD屏幕一般用于40寸以上电视,而第六代小型LCD面板一般用于18寸~37寸更小的显示屏,差别较大,使得威州不得不认为这是一起骗局。

外媒The Verge发现,富士康在2019年政府就业补贴申报前,招募了大量本地大学生和外国应届毕业生,而申报完后,富士康就解雇了许多员工。此外,报告指出该富士康工厂内今年的就业人数也有所下降。

结语:富士康威州工厂命运走向仍是悬念

富士康表示,它仍然会推进建设威斯康星州厂,但需要拿到应有的补贴。但WEDC对补贴闭口不谈,只想在拟新合同。

然而,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在同一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用了一种听起来来者不善的措辞将该项目的前途与政府支持联系起来,并含蓄的和特朗普联系起来。

根据相关部门的专家说法,富士康没有订购用于生产液晶显示器所需的设备。就算这个工厂真的做显示器相关的工作,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进口零件的组装。因此,该项目对当地供应链影响甚微,无法带动合约中预期的1.3万人就业。

Fabrizio Freda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确实在研究衡量全球市场份额的关键指标。现在有一些业务领域,由于我们的历史业务模式,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正在失去比某些竞争对手更多的市场份额,例如,美国就是一个例子。但是,在诸如中国,旅游零售,整个亚洲等一些地区,我们正在成长并且我们发展非常迅速。”

近日,威斯康星州称,富士康2018和2019年均未能完成就业指标,因此拒绝为其提供减税补助计划。WEDC致函富士康批评道,公司在当地的建厂计划离实现还相差甚远,而且建厂计划现在依然不明确。

而后,富士康宣布将斥资100亿美元,开设占地两千万平方公尺的大型电视屏幕生产工厂,并在当地创造13000个就业岗位。白宫说这是美国历史上外国公司在美国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建厂投资。

但几年过去了,富士康建厂并不顺利,产线高成本、缺少高水平工人等难题众多。早在2018年,富士康首次表示将减小其LCD显示屏的尺寸,这意味着承诺的制造工作将减少近日,2019年,富士康又被传出根本不会建立制造工厂。

开云集团上半年营收53.78亿欧元,同比下降29.6%,净利润大跌53%至2.73亿欧元。尤其在第二季度,开云集团旗下几大核心品牌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葆蝶家(Bottega Veneta)的销售额均出现不程度的下滑,降幅分别为44.7%、48.4%和24.4%。

富士康:创业艰难,要拿到应有补贴

Tracey Travis指出,后疫情阶段的业务加速计划,旨在快速重新分配我们的资源,使公司能够投集中投资于最好的机会,比如:在线业务、皮肤护理业务,以及中国市场等都属于长期可持续增长的领域。

据国际金融报,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预测,到2020年,国际游客人数可能会减少11亿,旅游业损失或达1.2万亿美元,将成为自1950年以来该行业损失最惨重的一年。贝恩公司数据显示,2019年,约40%的个人奢侈品是由旅游者购买的。

亚太地区销售额的增长并不令人意外,今年5月1日发布的截至3月31日的雅诗兰黛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雅诗兰黛在亚太等市场的销售额未出现明显变动,但美洲市场呈双位数下滑。

威斯康星州:投了3亿美元一场空

但此前10月13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科技集团就此事发布声明称,鸿海集团遵守既有合约规范,在美国威州于去年底即已聘用了超过520名员工,并已在当地投资了7.5亿美元,且其中超过5亿美元投入在威谷科技园区(Wisconn Valley Science Technology Park)的建设。

威斯康星州行政部部长乔尔 · 布伦南(Joel Brennan)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个项目是前州长与富士康签订的,初衷是想促进新兴产业发展,但事实上前州长并没有请专业人士来进行分析调查。

目前,富士康未就报告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份报告试图对此前州政府“拒不补贴”的行为做全面解释。上周,威斯康星州政府拒绝了富士康近30亿美元的租税减免,引起各界关注。有人高呼“海外建厂不易”,也有人认为,富士康项目现在已成美国中西部地区经典失信案例。

重组计划包括:调整公司的分销网络;关闭一些独立商店和撤销某些百货公司柜台;加强数字投资,积极向在线销售转变。这一计划将于2021财年第一季度开始,并在2023财年结束前完成。这最终将导致约至多15%独立门店关闭,大约1500~2000销售点员工和相关支持人员失去工作。集团预计,重组计划相关费用的总额大约在4亿至5亿美元,包括员工相关成本、合同终止、资产注销和实施这些举措的其他成本,而一旦全面实施,重组计划将产生税前3亿至4亿美元的年收益。

这本是一单美国总统都力挺的生意。2017年,特朗普总统站在白宫东厅,宣布富士康将在威斯康星州建立其在美国的第一家制造工厂。为了争取富士康在当地建厂,威斯康星州议会在2017年9月通过法案,承诺为富士康提供最多达28.5亿美元的州所得税抵免,并设立威斯康星州经济发展公司(WEDC)负责监督这项交易。

美洲亏损20%,亚太地区表现亮眼

近来,奢侈品两大巨头LVMH和开云集团相继公布了财报:LVMH集团2020年半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半年内,LVMH销售额下降至183.93亿欧元,降幅达到28%,营业利润大跌68%至16.71亿欧元,而净利润仅为5.22亿欧元,同比暴跌84%。

雅诗兰黛计划重组,关闭15%独立门店

报告分析表示,当时威斯康星州政府为了配合富士康建厂,投入了近4亿美元做土地及基础设施建设,这比富士康公司投入的都多。据称,2019年底富士康列出了大约3亿美元的资本支出。

在披露财报的同时,雅诗兰黛集团也公布了一项为期两年的重组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分销格局和消费者行为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央视财经、21世纪经济报道、国际金融报

不过,另一化妆品品牌欧莱雅的业绩也遭遇疫情冲击。7月30日,欧莱雅集团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集团近5年来的半年度销售业绩第一次出现下滑。欧莱雅今年上半年销售总额为130.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85亿元),同比下降11.7%;净利润为18.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1亿元),同比下跌21.8%。

郭台铭写道: “富士康将与那些视公司为合作伙伴的人合作。”“只要联邦、州和地方各级的政策制定者像特朗普总统一样,继续支持富士康公司投资实现技术发展目标,富士康将继续致力于完成和扩大在威斯康星州的项目和投资。”

不仅是品牌业绩走跌,一些高端的奢侈品零售商损失情况更加惨重。从去年开始,奢侈品零售市场已经达到饱和,加之疫情的推动,这一情况越发严重。美国联邦破产法院在7月23日提交的文件显示,由于沉重的债务负担和大幅缩水的销售状况,美国高端奢侈品零售商尼曼百货(Neiman Marcus)公司难以为继,于今年5月申请了破产保护,并将永久关闭其位于曼哈顿西区的哈德逊广场门店。这家纽约市的门店仅仅运营了一年,就不得不惨淡收场。

期内,雅诗兰黛美洲市场销售额下降23%至8.9亿美元;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销售额下降6%至15.3亿美元;亚太市场销售额下降4%至9.3亿美元。另外,美洲市场营业利润亏损2.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亿美元。亚太市场线上渠道销售额呈双位数增长。

在带动就业方面,报告也认为富士康会失约。按照约定,富士康应该在2022年底雇佣13,000名工人。但截至2019年底,公司一共才雇佣了281名合同工,甚至还不到报税务补贴时的520人。

对于未来的投资计划,雅诗兰黛首席执行官(CEO)Fabrizio Freda在电话会上透露,投资的重点将放在可盈利的、可持续长期增长的领域。换言之,雅诗兰黛正在尝试在回报率最高的地方进行投入,并重新分配资源。

奢侈品巨头利润也暴跌

(原标题《2022年安徽省高考将取消两项加分项》)

针对此前许多富士康员工所诟病混乱、不堪的工作环境和氛围,富士康回应:“许多威斯康星州的富士康员工已经能够很好地应对文化融合差异、商业需求突变、职位转换等挑战。”富士康也否认其雇佣员工只是为了获得税收补贴。

据称,公司此前生产10.5代液晶显示器的尝试失败了,于是花了两年时间转换路线。富士康称:“公司已经在威斯康星州取得了一定程度进步,这个过程还是很艰难的,需要探索新的商业机会,适应全球客户的变化,以及不断发展的全球科技产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3日报道,虽然受疫情影响较大,但雅诗兰黛在亚太地区的业绩表现依旧抢眼。雅诗兰黛第四季度的财报显示,亚太地区销售额增长15%,至42亿美元,这一表现超越了雅诗兰黛的核心业务地区美洲。美洲的销售额下降了20%,至38亿美元。

除了女人的“必需品”化妆品以外,奢侈品行业也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创。

当地政府一直在警告富士康,目前项目已经超16个月达不到补贴资格要求,但富士康至今拒绝修改合同。WEDC未对此事置评,但该组织在此前曾表示愿意修改合同。

富士康威斯康星州项目补贴被拒的事件已经被热炒了一段时间了,人们心中的天平也随着信息的增多而不断反转。究竟富士康该不该拿到巨额补贴,威斯康星州这次的报告算是正式给出了全面阐述,而接下来富士康如何回应,这起纠纷最终如何处理,我们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