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实生物CEO李宁今年底或明年初新冠疫苗面市是大概率事件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汤辉 程鹏    

“就抗新冠病毒药物研制而言,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的临床研究超过2000个,这也是史无前例的。”君实生物CEO李宁认为,在全球范围广泛密切的合作之下,今年底或者明年初,新冠疫苗面市是大概率事件。

10日,李宁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我们完全没有料到,(科创板上市时)我们当时对于本身的定价都觉得定高了,大家可能更多看的是前景。”“如果你看我们在港股上的表现,还是相对较理性的。”李宁认为,从长远看,随着公司的发展,高估值是可以被消化的。

密波四就是近年来兴起的新职业——“鸟向导”中的一员。其所在的三河村,位于怒江大峡谷高黎贡山腹地,林木繁茂,物种丰富,是名副其实的鸟类天堂,可以观赏到白尾梢虹雉、火尾绿鹛、纯色噪鹛、蓝额红尾鸲等200余种鸟类,深受国内外观鸟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的喜爱。

谈公司新冠疫苗研制:

“最多的一次,客人拉走上万元的野生菌、蜂蜜、重楼、黄精……”提及去年的观鸟旺季,袁开友笑得合不拢嘴。

君实生物是国内研制新冠疫苗的企业之一。此前,君实生物开发了中和抗体LY-CoV016,这一实验性药物的海外研发与商业化权益已出售给美国礼来公司,但君实生物仍然享有里程碑付款及销售分成。

最新,礼来公司800人的二期临床试验已完成,并获得较好的试验数据。李宁认为,今年底或明年初,新冠疫苗面市是大概率事件。

“村里的云端星空鸟巢、树屋,都在建设中。今年‘十一’,我们将迎来更多游客。”袁开友对未来充满信心。(完)

“现在全村1300多名村民都是护鸟监督员。要有人在村里打鸟,肯定会被大家抓起来。”张朝江调侃道。

目前,君实生物也在开展新冠疫苗的二期临床试验。“国内的疫情几乎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们的二期临床研究相对缓慢。”李宁称,而美国病人却很多,这也让礼来公司能很快完成二期临床试验。

密波四,只是三河村众多“鸟导”中的一名。目前,该村建有观鸟点15个,拥有“鸟导”45名,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9人。

记者|朱万平  编辑|汤辉 程鹏  杜恒峰 杜波

“前几天,美国礼来公司公布新冠疫苗二期临床研究结果。试验结果显示,效果可媲美治疗特朗普新冠肺炎所用的再生元公司产品。”10月10日,在成都举行的“天府健谈•CHS 2020第五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上,君实生物(688180,SH)CEO李宁表示。

观鸟热的兴起,还给三河村带来环保意识的觉醒和眼界的开阔。

相对缓慢,已经尽了全力

2019年10月-11月,这个小小的观鸟点,给密波四带来约2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收入。“旺季时,光靠收摄影机位费和餐饮费,我一天就可以收入1200元。”密波四说。

随着前来观鸟的人越来越多,村民通过和国内外的“鸟友”打交道,了解大山之外的世界。一批以“观鸟”“田园”“生态”“民族特色”“乡愁”为主题的民宿和“鸟家乐”陆续兴起。

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自曝确诊新冠肺炎,随后被送往医院接受隔离治疗。而在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后,使用了由再生元公司生产的实验性新冠药物REGN-COV2,这让再生元公司股价一度大涨7%,目前再生元公司市值超过640亿美元。

“就抗新冠病毒药物研制而言,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的临床研究超过2000个,这也是史无前例的。”李宁认为,在全球范围广泛密切的合作之下,今年底或者明年初,新冠疫苗面市是大概率事件。

“太阳鸟是我家观鸟点的主角。”指着观鸟点的“鸟类资源科普小园地”展示墙,密波四告诉记者,观鸟爱好者在他的观鸟点已拍到叉尾太阳鸟、黑胸太阳鸟、黄腰太阳鸟、火尾太阳鸟、蓝喉太阳鸟5种太阳鸟,占了国内可观测到太阳鸟种类的半壁江山。

平时,密波四不仅为观鸟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提供向导、背包等服务,还打理着一个观鸟点。这个观鸟点,依托其家门前原有的刺桐花树,仅用竹竿引入滴水,不人工投食,亦不用刻意吸引,就会有各色鸟类飞过来栖息。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为规范化管理,我们专门成立扶贫车间。”三河村百鸟谷扶贫车间主任袁开友介绍,扶贫车间将观鸟服务细分为“鸟导”、背包、科普、翻译、住宿、餐饮、接送等多种项目,统一标价,还定期开展鸟类知识和服务培训,受到观鸟爱好者欢迎。

尽管礼来公司正研发的新冠疫苗,是在君实生物中和抗体LY-CoV016基础上开发的,但君实生物自身的研发进度反而落后于礼来公司。“我们基本已经尽全力了,不仅把苏州、上海的生产线都投入到中和抗体的研发中心,还扩充了产线。”李宁称。

在李宁看来,目前国家对新冠疫苗的研发支持力度非常大。“现在报批临床也就一两天的时间。今天报,今晚开会,明天就获得批准可以开展试验。”李宁说,这个速度也是史无前例的。

截至10月12日05:23,全球新冠肺炎确诊37350759例,死亡1074768例。关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动态,请点击↓↓

近年来,因为这些小小的鸟儿,40岁的密波四走上生态致富路。

“嘘,它们来了!”随着两只太阳鸟飞至屋前的刺桐花树上,遮阳网下观鸟的人群中响起了急促的相机快门声……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鲁掌镇三河村村民密波四家门口,几位观鸟摄影爱好者正全神贯注地抓拍这些天空精灵。

“如果关注资本市场的话,可以看到医药行业的估值,最近这些年非常高。”李宁认为,医药股高估值背后有合理的解释,这个解释是新药开发的时间变短了,产品能够更快落地,能够获得利润的时间变短了,估值也相应提高了。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今,三河村观鸟点已接待国内外游客4360人次。观鸟经济火爆,还带动当地农副产品热销,延伸出“后备箱经济”和“鸟家乐经济”。

“鸟儿带来富裕的新生活,村民也更加爱鸟儿。”怒江州科技局驻三河村扶贫工作队员张朝江,见证三河村民从“打鸟”到“护鸟”的转变——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飞翔的鸟儿是山民不可多得的肉食来源。就在10年前,村里还常有人打鸟吃鸟。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但是眼下,高估值还是让君实生物股价承压,不到3个月,已从上市首日最高的220.4元/股,跌至目前的90.52元/股,跌幅近6成。

高估值让君实股价承压 

今年7月15日,君实生物登陆科创板,募集约45亿元,成为第一家在新三板、科创板、港交所挂牌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目前,君实生物尚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君实生物净利润分别为-3.17亿元、-7.23亿元和-7.47亿元,今年上半年君实生物亏损额达到6亿元左右。

在科创板上市时,君实生物采用了“市值/研发费用”(市研率)的方式进行估值,其发行价对应的市研率达到51.11倍。上市首日,君实生物股价大涨172.07%,对应市研率高达140倍,不仅远超其在港股的估值,也明显超过信达生物和百济神州等行业龙头,为后者的3~7倍。